杭州格林达IPO:两次招股书数据打架核心产品与外企差距大

2020年4月21日,杭州格林达电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林达”)在证监会更新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格林达的A股之路迈出实质性一步。

格林达主要从事超净高纯湿电子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产品主要 有显影液、蚀刻液、稀释液、清洗液等。公司本次拟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2545.39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

格林达的核心产品TMAH显影液依附于下游显示面板行业,然而显示面板近年来因产能过剩导致价格持续下行,京东方巨额亏损,LG、三星退出舞台,行业遭遇寒冬,格林达很难独善其身。此外,公司的TMAH显影液目前处于G4级别,与美国三开、东京应化工业、日本德山实业等外资企业的G5显影液产品还有很大差距,很难进入高端半导体和显示面板领域。另外,公司两版招股书原材料数据出现“打架”的情况,子公司曾因非法占用土地遭到行政处罚,其信息披露和法律法规意识让投资者担忧。

格林达的主要产品是四甲基氢氧化铵(TMAH)显影液,该产品主要用于清洗曝光后的光阻,从而将图形显现出来,目前主要运用于半导体、显示面板和太阳能电池领域。报告期内,格林达的TMAH显影液销售收入分别为3.32亿元、4.24亿元和4.28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82.47%、82.65%和81.68%,是公司最核心的产品。

根据招股书显示,目前格林达所生产的TMAH显影液主要运用于显示面板领域,其客户主要为京东方、韩国LG、天马微电子、华星光电等国内外知名显示面板厂商,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超过70%,格林达的TAMH显影液的业绩的好坏十分依赖下游面板行业的景气程度。然而近年来,全球显示面板行业呈现产能过剩、价格持续下行的低迷局面。

2017年以来,由于大陆面板厂商产能大幅投放,行业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各大厂商掀起“价格战”来抢夺市场,导致面板价格持续下跌,全行业出现普遍性的经营亏损。2017-2019年,面板龙头京东方A(000725.Z)营收从938亿元上升到1160亿元,但是净利润从75.68亿元下降到19.19亿元,降幅高达74.6%,扣非净利润扭赢为亏;韩国面板巨头LG和三星迫于价格压力,生存难以为继,于今年1月相继宣布关闭位于韩国和中国的LCD面板工厂,面板行业遭遇前所未有的“寒冬”。格林达的TAMH显影液“依附”于面板显示屏,如今面板行业遭遇“寒冬”,格林达恐怕很难独善其身。

除了运用于显示面板,TAMH显影液还可以运用于半导体和太阳能电池,其中太阳能电池对其技术要求较低,目前基本已实现国产化;而半导体对显影液的纯度和精度要求非常高,目前格林达电子的TAMH 显影液尚未运用于半导体产品,公司在招股书中提到正在攻关。根据国际半导体设备与材料组织(SEMI)的分类标准,湿电子化学品可以分为G1-G5五个等级,级别越高,产品性能越好。格林达的TAMH显影液目前处于SEMI G4级别,而美国三开、东京应化工业、日本德山实业等外资的TAMH显影液已经达到G5级别。

根据中国电子材料行业协会2018年数据显示,在半导体领域,我国8寸及以上晶圆加工产线代线以上显示面板国产化率只有约10%,这意味着目前我国高端显影液市场主要由国外顶尖湿电子化学品企业占据,格林达与美国三开、东京应化工业等传统外企还有很大差距。湿电子化学行业属于高新技术产业,技术是核心竞争力,如今格林达在TAMH显影液技术上不能达到G5标准,在高端产品的市场份额上也已经落了下风,未来想要在美国三开、东京应化工业等传统豪强的手中分一杯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此外,格林达还存在技术革新的风险,公司也在招股书中提及到了这一点。TAMH显影液属于湿电子化学品行业,而湿电子化学品作为电子行业的配套行业,与下游行业结合紧密,素有“一代材料、一代产品”之称。电子产业发展速度迅猛,产品更新换代非常快,相应的工艺特点和技术要求都会相应发生改变。例如根据摩尔定律,集成电路上可容纳元器件数目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那么对用于集成电路的湿电子化学品的技术要求也势必会更加高,一旦格林达不能跟上这种产品革新的技术需求,则很可能存在被完全替代的风险,因此技术研发至关重要。但是根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格林达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468.58万元、1906.17万元和2082.5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4%左右,对于一家高新技术企业来说,如此低的研发费用,无疑让投资者担忧。

格林达于2019年6月19日首次披露IPO招股书,并于2020年4月21日对招股书进行了更新,然而两份招股书在数据披露上却存在“打架”的问题。

两次招股书中主要系原材料三甲胺2017年采购单价相比2016年增幅不同,而2017年三甲胺采购单价均为6489.07元/吨,这意味着2016年三甲胺的采购单价发生变化。为何同样的原材料、同样的时间,其价格披露却不一样?公司数据披露的真实性存疑。三甲胺是格林达的主要原材料成本之一,占公司营业成本的22%左右,其价格波动对公司成本影响显著,如此重要的数据存在变动,格林达却并未在招股书中说明该数据变化的原因,不知是有意隐瞒还是粗心大意?市场对此表示关心。

此外,发行人子公司“鄂尔多斯市格林达电子材料有限公司”曾在2015年因为非法占用土地受到行政处罚,其法律法规意识让人担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