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909天雷霆终于等到罗伯森伤愈归队

约翰·罗伯森是一位职业篮球运动员,曾在欧洲征战多年,所以他非常清楚在身体受伤时,内心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丽萨·罗伯森,作为一位职业运动员的妻子,平时要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陪伴他一起在世界各地辗转,所以她也同样见到过严重的伤病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他们俩都明白,大儿子安德烈·罗伯森陷入到了怎样的一种困境中。

2013年,安德烈·罗伯森被雷霆在选秀大会上挑中,从那一刻开始,约翰和丽萨就开始了在两个地点之间的来回折返——他们的家在圣安东尼奥,而他们的儿子则在俄克拉荷马打球和生活。身为父母,他们肯定想要时刻陪伴在孩子的身边,也正因为如此,两人这么多年里看了很多场篮球比赛,也亲眼见证了罗伯森的一个个高峰与低谷。

时间来到2018年1月27日,时任雷霆首发得分后卫的罗伯森,跟球队一起出征底特律,挑战活塞。约翰和丽萨就留在罗伯森在俄城的家里,通过电视观看了那场球。他们亲眼看着罗伯森高高跃起,试图去接一个空中接力的传球。但下一个镜头,就是罗伯森捂着自己的腿,倒在了地板上。

“看到他按着自己腿的样子,我立刻就意识到他的这个赛季已经结束了,因为我非常了解那种伤,”约翰·罗伯森在2018年的一次采访中说,“电视台还在不断地重播那个镜头,反复放慢动作。我不清楚是他膝盖半月板出了问题,还是其他什么地方。我当时也不知道他的伤势到底有多重,但我知道他想要重回球场,肯定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而这个漫长的过程,在当地时间24日走到了终点。NBA复赛前的热身赛里,罗伯森再次身披雷霆球衣亮相,这是他在2018年撕裂左膝十字韧带之后,首次踏上正式比赛的赛场。雷霆的队友们集体起立,为他送上掌声和欢呼。而从罗伯森的眼睛里,你能看出他有多么高兴。“在全队的支持下,我终于重回球场,这一点棒极了,”罗伯森赛后说,“我真的觉得自己受到了庇佑。”

虽然只是一场不关痛痒的热身赛,但罗伯森能够重新站在球场上,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胜利了。在过去这两年半的时间里,罗伯森作为一个男人,经历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成长。

两年半之前,在罗伯森受伤的时候,“甜瓜”安东尼还是他们球队的首发四号位,吉尔杰斯-亚历山大还是肯塔基的大一新生,达柳斯·贝兹利则还在读高四。当时,克里斯·保罗还在火箭,杰森·基德还是雄鹿的主帅,勒布朗·詹姆斯还穿着骑士的球衣。

在那场雷霆客场挑战活塞的比赛中,双方打到第三节还有4分33秒,雷霆已经建立起25分的领先优势,并且在球场上打出了他们梦寐以求的比赛。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将带着8连胜离开底特律。但就在此时,乐极生悲的一刻出现了。

时至今日,活塞后卫加洛维还对罗伯森受伤的一幕记忆犹新,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一瞬间的声响。“我也见过几位球员在我面前遭遇膝盖十字韧带的重伤,可我还是头一回那么真切地听见有人受伤的声音,”加洛维当时还是坐在场边的替补席,可从罗伯森膝盖传出来的声音,还是钻进了他的耳朵里,“听到这样的声音,真的是头一次。他当时想要尽量平稳地落地,但我在那时候听见了什么爆开的声音,当时我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还以为是我身后有人弄出的声音,根本没意识到是什么情况。”

那一幕之后,雷霆全队的士气降至冰点。虽然他们最终还是赢了比赛,可离开球馆的时候,他们如同败军之将一般垂头丧气。而在俄城罗伯森的家里,丽萨看着儿子趴在地上,努力朝底线外爬出去的样子,瞬间泣不成声。其实不仅是他的妈妈,每一个看到那一幕的人,都能从罗伯森的表情中,感受到他的疼痛。可打那之后,在过去这两年半里,罗伯森再没有展现过那种脆弱。

在球迷和媒体面前,罗伯森又恢复了曾经的开朗。只要条件允许,他一定会出现在雷霆的板凳席。他甚至还会单腿蹦跳着进入球队的更衣室,带着他标志性的微笑,换上球队的训练服。而当他在场边踩着单车做恢复的时候,雷霆的年轻球员们还能听到他用极高的大嗓门指点自己。

“我记得他受伤后最初的那几个晚上,他因为吃了药的缘故,所以伤处非常疼。他当时很讨厌吃药,几乎都快把他逼疯了,”丽萨回忆说,“虽然我们都看出他非常难受,可就算如此他还是从未抱怨过。他是一个非常‘嘴硬’的孩子,真的是从来没有抱怨过。我听他聊起过很多次关于这个伤病的话题,他不仅不抱怨,反而说他自己很喜欢这样的一段经历。我觉得这种心态,就能说明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了。”

很多NBA球员也曾经受过跟罗伯森一样的重伤,像他这样休养许久,但却很少有人能像他一样,在伤愈复出后,还能继续为同一支球队效力。特别是对于那些非明星球员,这样的情况就更罕见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雷霆也是一支很独特的队伍。

雷霆之所以如此厚待罗伯森,不仅仅是因为球队需要他这样的一位3D球员来充实阵容,更因为他对这支球队,已经有了完全不同的意义。在他受伤的2018年,雷霆阵中为球队效力最久的,分别是尼克·科里森和韦少。而如今,两人一个退役,一个离开,雷霆阵容里效力时间最长的球员,就是罗伯森,以及跟他一起在2013年被雷霆选中的亚当斯。

其实在罗伯森受伤的时候,他刚刚有成为雷霆更衣室新一代“话事人”的苗头。当时,他凭借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拿到了3年3000万的合同,还第一次入选了NBA最佳防守阵容。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膝盖的伤病打断了这一切。

但在养伤期间,罗伯森并未远离球队。虽然他不会经常在媒体的面前代表球队发声,可每次他说点什么的时候,都会言之有物,而且切中要害。去年,雷霆在季后赛首轮被利拉德用超远三分送走。罗伯茨虽然没打那轮比赛,但在赛季结束后的告别发布会上,他又勇敢且自信地表达了对球队未来的期待。

“我觉得对我们球队的每个人来说,现在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好好看看镜子中的自己,然后扛起彼此之间的责任,”罗伯森在去年总结时说,“我们已经有太多彼此间的指指点点,我们需要以一个整体来审视我们的球队,看看我们要做些什么来让球队真正地提高,我们要做些什么才能让自己以更加饥渴和更加强硬的态势面对下赛季。”

这就是养伤期间的罗伯森,不管言语还是心态,都能给人以无限的鼓舞。但在回到家里,回到父母的身边时,罗伯森又会变回那个受了伤的孩子。丽萨记得有一次,罗伯森要去另外一个房间拿某个东西,妈妈心疼儿子,就说要替他去拿。而罗伯森立马拒绝了母亲的帮助,而且就算母亲有时有意无意地帮他做了什么,罗伯森也会违心地说那并不是他想要的。这样一个“爱赌气的孩子”的形象,跟雷霆球员罗伯森的形象,相去甚远。

“他是在意识里不想成为我们的负担,”丽萨说,“对安德烈来说,让他去依赖别人,真的是很难的一件事,就算是妈妈和兄弟姐妹也是一样。”

而经过了两年半的时间,罗伯森终于不用在依赖任何帮助,靠自己的力量重新回到了球场上。上次他离开球场上,身边围绕的全是队友们担忧的目光;而这回他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队友们的笑容和掌声。而罗伯森自己,相比两年半之前,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我真的觉得很少有人在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以后,精神反而变得更强硬了,”丽萨说,“这不仅在篮球领域帮助了他,也帮助他未来的人生道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